张伯礼:古稀之年逆行武汉把“胆”留在江城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5-19 17:18

“疫情来了,医务工作者义不容辞,必须要冲上前去。治病救人是职责所在,我只是干了我应该干的事。”谈到在武汉战疫的82个日夜,已过古稀之年的全国人大代表张伯礼院士这样说道。

张伯礼是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誉院长,同时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长期从事心脑血管疾病防治和中医药现代化研究工作。作为中央指导组专家,2020年1月27日,农历大年初三,正在天津指导防疫工作的张伯礼被急召飞赴武汉参与“武汉保卫战”。

武汉战疫期间,张伯礼大力推进中医药全面介入新冠肺炎轻症、普通型、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治疗方法,利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救治患者,大大提高了患者的治愈率,降低了病死率。在张伯礼申请下建立的江夏中医方舱医院共收治564名患者,在26天的运营中,创造了零转重、零复阳、零投诉的“三个零”记录。

张伯礼院士。

“肝胆相照,我把胆留在了这里”

“那会儿对病毒还不太熟悉,不了解当地情况,心里没底,是有几分忐忑的。”张伯礼坦言,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比较困难。初到武汉,医院拥挤不堪,一床难求的情况比张伯礼预想的要严重得多。

“这种状况会大大增加感染几率,加速病毒的传播。中央指导组果断决策,严格排查,进行条格化管理,三天内把各个医院里病人和居家隔离人员的病情摸清并进行了严格隔离。”在张伯礼的建议下,患者被分类分层管理,将确诊的、发热的、密接的、疑似的“四类人”隔离开,短短几天,情况得到了有效缓解。

“作为中央指导组专家就是要提出指导性意见,协调各个队伍,协调科研和临床。作为医生,医病救命是本职,这都是应该做的。”说到贡献,张伯礼表示他个人谈不上“英雄”这两个字。“全国的志愿者,他们都是自发自愿的。特别有些志愿者自掏油钱,用自己的车接送医务人员,运送医疗物资,把药及时分发到各区县,一直坚持了几个月。我觉得他们才是英雄,应该向他们学习。”

2月16日,张伯礼因高负荷工作导致胆囊炎发作,张伯礼希望保守治疗,“武汉抗疫的关键时期,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救治。”但主治医师要求他必须立即手术,有关领导也强令他住院治疗。2月19日凌晨,手术中发现他的胆囊已经化脓,有些组织已经发生坏疽。

张伯礼在手术后说,“肝胆相照,我把胆留在了这里。”术后没过两天他就又冲到了第一线。武汉市民因此给他取了“武胆英雄”的称号,认为他就是武汉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胆量”。

“在武汉的日子里,3月19日我是最开心的,因为那天是武汉首次通报新增病例零增长的日子。”张伯礼笑着说。

“期待能够在更多综合性医院见到中医药的身影”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反映民情民意,为老百姓多办实事是张伯礼对自己一以贯之的要求。疫情期间,他也不忘代表职责。张伯礼表示,他今年上会的议题都具有针对性:通过总结疫情中的不足和教训,推广好的经验和做法,让中医药的发展为老百姓的身体健康多增加一份保障。“对传染病防治法、公共卫生事件响应的相关法规,我提出了一些修订和完善的建议和意见,希望能使我们国家在这些领域能够做得更好。”他说。

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在没有特效药和疫苗的情况下,中医药在降低转重率,特别是在早期轻症和普通型患者的治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张伯礼告诉记者,早在2003年抗击非典疫情时,中西医结合的方式就被验证可以有效抗击冠状病毒。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在西医循环与呼吸等支持下,中医药在稳定患者血氧饱和度、控制肺炎进展、抑制炎症因子风暴及保护重要脏器功能等方面都起到很好的效果。临床观察结果显示,中西医结合治疗转重率明显低于西医治疗转重率。

“在此次疫情防控工作中体现出了中西医结合救治的显著优势。因此中医药在传染病防治体系当中应该有更加重要的位置,总结出来的经验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推广应用。”张伯礼有几分激动地说道,“期待中医药不仅仅出现在中医院,在其他的医院和科室里面也能看到它们的身影。”

(责编:冯粒、曹昆)

文章评论